經觀頭條 | 煤炭保供之戰:高煤價下的市場、限價與博弈

高歌2021-10-22 22:56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高歌 李紫宸 10月17日,一位煤炭券商分析師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名為《熱愛1005 ¥的動力煤》的改編歌曲,并評論道“一個月前好多人還以為這首歌是見頂標志,結果連半山腰都不算。”

10月18日,他繼續寫:“別問我看多高了,我也不知道。”次日一早他又寫道:“買吧”。

正當人們的視線從廣東、江蘇、東北等地“拉閘限電”背后原因的邏輯鏈條一步步收束至煤炭供應不足之時,煤價已經走出一條讓行業內外甚至產業上下游人士皆呼“意想不到”的曲線:今年6月,動力煤主力合約尚在800元每噸上方徘徊;至10月19日日盤,已經觸及1982元的歷史高點。

當晚22點,國家發改委一反常態,10分鐘內連發3篇圍繞整頓煤炭價格的文章:《國家發展改革委研究依法對煤炭價格實行干預措施》;《國家發展改革委組織召開煤電油氣運重點企業保供穩價座談會》;《國家發展改革委在鄭州商品交易所調研強調依法加強監管、嚴厲查處資本惡意炒作動力煤期貨》。

10月20日晚間,國家發展改革委再次連發三文,介紹相關部門主要負責同志帶隊赴河北省秦皇島市、唐山市督導煤炭保供穩價工作以及赴河南煤炭儲配交易中心鶴壁園區調研的情況。

10月22日上午,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召集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和部分重點煤炭企業開會,研究制止煤炭企業牟取暴利、保障煤炭價格長期穩定在合理區間的具體政策措施。并將派出多個調查組,赴煤炭主產省對煤炭生產、流通企業的成本和利潤情況進行實地調查,為研究確定煤炭價格合理區間提供參考依據。

10月19日晚,動力煤、焦煤、焦炭期貨價格應聲大跌,晚間10點10分,鄭煤主連大跌8%,焦炭主連大跌7.8%,焦煤主連大跌8.9%。此后兩日,煤炭相關期貨品種連續大跌。10月22日,如墜樓般,動力煤主力合約的綠色塊狀線條從1800元高點躍下,重重地砸在了1365元線上下。“力度空前!”這是一位行業人士對于此次發改委關于煤炭市場保供穩價的表態密集程度和調控措施力度直觀評價。

期貨價格跌至低位之時,距離東北部分區域11月1日供暖日的到來已不足10天。

今年冬季北方氣溫較常年同期偏低,10月20日國常會上提出要“確保北方地區特別是東北供暖。全力保障供暖用煤生產和運輸。依法打擊煤炭市場炒作。”

一場針對煤炭市場壓價增供的保供之戰已經打響。

渡冬之時

胡波(化名)所在的企業主營業務之一是區域供暖及蒸汽

胡波說,在東北地區燃煤供暖仍然是最主流的采暖方式,他所在的企業有長協來源,但煤價如此上漲,對企業的經營和利潤影響很大。

按照慣例,10-11月至次年3月-4月是東北的供暖季,供暖企業需要從9月就開始做打壓試驗、循環等運行前的檢測工作,每年的供暖季是這些企業一年中最為忙碌的時間段,其余時候也需要做新的工程以及對既有工程進行維?;蚣几?。

由于該企業很多的設備是用蒸汽驅動的,限電影響有限。此外,即便供暖季開始,政府也會優先保證公共事業領域,真正的問題依然是煤炭。“主要影響還是煤炭,一方面價高,另一方面采購存在一定的問題”,胡波說。

東北地區的冬季長且寒冷,對供暖保障率的要求比較高,這其中對于安全性存有很高的要求。城市供暖的煤炭庫存主要取決于煤棚大小,不同供熱公司規模不一,綜合來看,胡波所在企業的存煤量能夠保障安全基數,因此所面臨的壓力相對而言會比區域內很多的企業小。

但胡波能夠感覺到,即將到來的冬天,行業所存在的壓力,其中規模較小的民營企業尤甚。胡波看來,今冬民營供暖企業是最難受的,融資成本高,煤炭采購費用高,又不能向末端供暖用戶進行價格傳導,只能練內功。“經過疫情,很多企業正處于補庫存的階段,本來是想要卯足勁生產提高產量的,但能源價格又這么高,形成了能源供需矛盾,”胡波說。

完全脫離了供需基本面的煤價對產業鏈中的企業正在產生不可逆轉的沖擊。

“我們正在和一家企業談合作,他們的業務主要是在工業園區通過燃煤給工業企業提供蒸汽,前幾個月談的時候,煤價600多塊錢一噸,現在煤價翻了這么多倍,末端蒸汽的價格不可能這么漲,原來的盈利性還不錯,現在面臨的就是嚴重虧損了。”胡波說,變化太快,沒有人能預計到煤價能漲成這樣,像這種企業今年冬天能不能過都成問題。

對于產業鏈價格傳導順暢的行業,高煤價帶來的影響尚可控。10月21日一位就職于國內大型焦炭生產企業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焦煤價格的上漲對于焦炭成本的推高是毫無疑問的,不過從產業鏈的承受度來看,目前情況尚可,原因在于鋼鐵行業的利潤還不錯。

另一方面原因是企業從規模上來說有一定的優勢,同國內大礦都簽有長協,基本能達到60%以上的覆蓋率,即便是鎖量不鎖價,分別按月或按季度調整價格,但相對于現貨價格而言,浮動中的長協價格還是十分具有競爭力。

上述人士說,他所在的企業的內部團隊多年來一直在研究煤價的波動,前期積累了不少低價庫存,最多時能有25天的周轉量,可以平抑這一階段的價格上漲。但對于規模較小且精細化程度欠佳的企業而言,接下來的日子會有些難過。

政策狙擊下的煤價博弈

來自一家國有煤企人士19日當晚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國家發改委過去也曾實施過“限價令”。但由于此次謀劃的“價格干預措施”剛剛實施,因此本次調控的性質和力度以及影響力是否與以往是否相同,不好妄下結論。

找鋼網高級研究員君澤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認為,此次發改委關于煤炭市場保供穩價的調控政策較為密集,動力煤不僅攸關國民經濟運行,更涉及民生用電取暖問題。本次調整措施與以往不同,發改委關于煤炭市場保供穩價的表態密集程度以及調控措施的力度都是空前的,且涉及多部門協調以及具體的限價措施。

但從市場的反應來看,尚需一定的消化時間。胡波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目前當務之急是保證區域內的正常供暖。

10月21日,來自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官網的消息顯示,國內主要煤企均紛紛做出公開的“承諾”和表態:作為在環渤海港口銷量占比接近40%的能源央企,國家能源集團煤炭經營公司承諾,今冬明春供暖季期間,環渤海港口下水的發熱量為5500大卡的動力煤平倉價在1800元/噸以下;5000大卡動力煤平倉價在1500元/噸以下;4500大卡動力煤平倉價在1200元/噸以下;上述煤種之外的高卡動力煤價格不超過2000元/噸。中煤、晉能控股、伊泰集團及蒙泰集團的價格承諾亦同。

限價的消息不止于主流煤企的公開承諾,10月20日起,市場亦開始出現關于限價的消息,但市場上,煤價似乎依然在高位上堅挺。

10月21日下午2點,來自山西榆林的煤炭銷售商報價,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1850元,和前幾日差不多,略有下調。問及當地是否收到了限價的通知,該銷售商只表示,“前幾天開會了”,但該人士認為,市場價還是下不來。

10月21日下午5點,來自陜西神木的煤炭銷售商報價,5500大卡動力煤報價1650元?;谘巯绿幱趪绤栒{控的特殊時期,該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很多客戶都在觀望的狀態。

10月21日下午1點,來自江蘇省徐州市某國營煤礦企業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目前該地區尚未收到限價的通知。“傳言的1500(元/噸)的價格市場肯定買不到。港口現在5000卡的煤炭應該在1900元/噸左右。”該人士說,就在此前幾天,該煤企還處在嚴控產能的狀態,也就是不能超能力生產,今年以來煤礦一直處于嚴控產能的高壓狀態。該人士評價認為,今年淘汰小煤礦以及整治超能生產的力度非常之高。他認為,短期內缺煤的情況還是很難解決,供需矛盾的緩解可能要到次年。

10月20日晚,來自廣東東莞的進口煤貿易企業銷售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盡管聽聞有政府限價的消息,該人士所在的廣東地區進口煤貿易商并未受到影響,仍是自由定價,用該人士的說法就是“自由自在。”“政府讓降價,礦企肯定不想賣。”該人士分析說。近期該貿易商的生意非常好。廣東省是火力發電大省,也是工業大省和用電大省,該貿易商的客戶基本是電廠以及電廠的貿易商。

該人士介紹,廣東地區的港口目前煤價依然堅挺,“還在頂著,要買就買,降價不可能”,該人士說,“現在都是高價貨,貿易商基本也鎖定了流向,只有少量一部分煤能流到市場。”所謂“鎖定流向”,是指進貨之前,買賣雙方就已經互相鎖定。

盡管眼下的行情大有掉轉急下的情勢,但港口的貿易商依然在“拋售”和“惜售”之間徘徊,還是要“慢慢來,一急容易被人磨刀子砍價”。據該人士介紹,廣東地區的港口如廣州港的存貨并不算特別多。

此前,因禁止進口澳煤,澳洲煤始終未能進港,新沙港碼頭曾退運了55萬噸煤炭。該貿易商目前在路上的還有五船印尼煤,這批煤大概在月底達到,眼下不甚明朗的前景,令該人士感到擔憂,煤炭一天一個價格,“能整船拋的就拋。”

調控與供需

一般來說,當煤炭價格過高行情出現時,國家發改委會對長協價格做出“限價”的指令,同時召集行業內主要煤、電企業共同應對,這已經成為發改委過去這些年調節煤炭市場價格的“常規動作”。

僅以過去三年為例,2018年2月初,煤、電矛盾爆發,彼時國家發改委對港口、煤炭、電力企業作出銷售、采購煤炭不允許超過750元/噸 (5500大卡港口下水煤)的指示。2018年5月,發改委再次要求煤企帶頭把5500大卡的月度長協價格降到綠色區間570元/噸以內。2020年11月和12月,國家發改委對長協價格和電力企業的煤炭采購價分別提出了限制性的要求。

從此次調控的內容看,主要在于加大供應以及謹防炒作。煤炭的供應主要來自于國內煤和進口煤。眼下和冬季,國內礦和進口煤的供應增量有多大的空間?能否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全社會供需矛盾?

找鋼網高級研究員君澤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認為,根據國家礦山安監局的數據,預計四季度可增加煤炭產量5500萬噸,平均日增產達到60萬噸,對緩解供需緊張、平抑煤炭價格具有積極作用。而進口煤方面,甘其毛都蒙方煤炭通關專項行動方案指出,千方百計將甘其毛都口岸通關過貨量提升至700輛/日以上,其中煤車600輛/日,目前的日均通關量為286車。

“從供應角度看,根據國家礦山安監局的增產計劃以及蒙煤進口的計劃提升量完全足以覆蓋國內煤炭的供應缺口。但是增量修復目前的缺口還需要時間。隨著新增煤炭產能及進口煤炭的釋放,未來國內煤炭市場供需矛盾將逐步得到緩解。”君澤說。

來自前述江蘇省煤企人士以及廣東省進口煤貿易人士也認為,提高供應需要一個過程,很難在極短的時間內急轉供需的形勢。

“這次發改委調控力度也大,但終究也是要看產能。進口方面,冬季俄羅斯煤的產能上不來,印尼煤則因疫情和大雨也難提升,澳洲煤則因貿易關系緊張目前不能進口,國內礦方面,主產區進入冬天天氣因素也有不利。”前述貿易銷售人士說。

君澤分析認為,考慮到四季度供應端煤炭有大概5500萬噸增量,需求端主要增量則來自采暖季供暖的煤碳需求增量,總體會是一個平衡的狀態。但短期來看,煤炭市場仍處于供需錯配階段,供應增量無法滿足短期采暖季補庫需求。“此次政策調控力度較大,部分地區對煤炭價格實施限價,短期煤炭市場快速降溫,山西及陜西部分煤礦開始響應降價。后期考慮到冬季補庫因素,在冬儲結束前動力煤及雙焦現貨或不具備持續大幅下跌的動力,或以寬幅震蕩為主。”君澤評價說。

重估煤價值

胡波更傾向于認為,多管齊下煤價高企的局面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唯一的問題是,放開生產后,區域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局部的時期內又會上升了,化石能源的價值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前提下,似乎需要被重估。

胡波今年6月參與了一場有關東北某市發改委召開的有關“供熱行業碳排量基準線研究”的會議。

幾乎是同一時期,當地的環保局也召集胡波所在的企業開會,同樣是在商討上述基準線的制定問題,主要的方法是將當地供暖企業過去幾年的數據都收集起來,計算出行業的平均值并以此為基準,目標是單位供暖面積的碳排放量較這一基準值逐年下降。

今年6月正值全國碳市場即將建立的前夕,在全國碳市場首批納入2225家發電行業企業重點排放單位中也包含燃煤熱電聯產機組,但供暖行業尚未成為全國碳市場的首批納管行業。由于發電耗煤率等標準因機組不同而異,且有很多細則尚待明確,上述會議僅僅是地方的提前摸排。

另一方面,建筑能耗約占全國能耗的三分之一,北方供暖又占建筑能耗的40%,這意味著供暖是二氧化碳排放的重要來源,全社會都在向“雙碳”靠攏,供暖行業也不例外。

在城市和農村供暖的問題之上,目前還沒有一種技術手段在成本和效果上能夠媲美燃煤供暖?;蛘哒f,也不存在能夠讓消費者支付清潔供暖方式所蘊含的“綠色溢價”的基礎。新能源不穩定,儲能又沒跟上的局面下,是否做好了大面積替代的準備?

胡波所在的企業一直在探索替代能源,但其發展的速度從目前的成本和經濟性上來看,還很難實現此前燃煤供暖狀態下的盈利狀況。“短期內只能通過之前的庫存積累、長協供應,減少人員以及運營成本來盡量抵消煤炭價格的上漲,來渡過當前較為不利的時間點。”

在當前的煤炭價格水平下,供暖行業碳減排之路將更顯波折。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gaoge@eeo.com.cn

熱新聞

電子刊物

點擊進入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