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芯片“黑市”:價格飆漲數百倍,“芯荒”至暗時刻還要多久?

王帥國2021-10-21 22:2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帥國  芯片,這一原本在汽車產業鏈中并不起眼的零部件,如今成了搶手貨。隨著汽車新技術變革帶來的需求增多,加上因全球疫情等因素造成的產能受限,幾乎所有對芯片有需求的整車企業都正在被“缺芯”攪得心神不寧。

從2020年年中開始,芯片短缺的問題就已經暴露出來?,F在,不少企業已經難以從正規的渠道買到他們需要的芯片,這催生了地下“黑市”。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一些兜售芯片的QQ群中看到,每天都有大量的買賣需求被來自各地的銷售與采購人員發到群里。“出現貨,GD32F450VET6,5個包,21+,低于市場價 ”“求購 STM32F107VCT6”,這樣的消息一個接一個,是否現貨、產品型號、有多少量、價格幾何,全部都標得清清楚楚。

“現在芯片幾乎都是一天一個價了,有實單我可以跟老板申請優惠一些給你。”記者以經銷商的身份添加了幾位芯片銷售人員,其中一位來自深圳市源廣芯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的銷售員表示,就連國內新能源汽車的龍頭企業比亞迪的芯片也是找他們公司拿的。

記者從比亞迪一位內部人士處了解到的信息是,比亞迪擁有較為完整的汽車芯片生產線,公司所有芯片幾乎都是自己生產的。盡管銷售人員的話術并非完全可信,但芯片的私下交易確實存在。對芯片銷售人員來說,這個時候正是“大賺一筆”的好時機。

據相關媒體報道,今年9月,博世原價13元的ESP芯片在黑市上已經被炒到了4000元,相比之下價格暴漲300倍。10月,理想汽車又被曝出以超出正常市價800多倍的價格從黑市收購了數千片電子駐車(EPB)芯片。

對于這種近乎“瘋狂”的交易,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了國內芯片領域的頭部上市公司紫光國微高層管理人員、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以及多位芯片行業的一線銷售人員。綜合他們的觀點,超出正常市價800多倍的價格過于夸張,價格翻幾倍的情況確實存在,但并非所有芯片都如此。

芯片短缺何時結束?目前議論紛紛。在近日由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下稱“中汽協”)舉辦的“汽車‘芯片自由’新進展”主題論壇上,多位行業人士預測,缺芯情況已經開始好轉。但距離問題的解決仍需要較長時間。

黑市價格飆漲800倍?!

“目前芯片都是非常緊缺”“現在芯片這塊漲價還是蠻快的,斷貨的(芯片)很多幾乎找不到,現在很多地方限電都是有一定的影響”,一位芯片銷售人員不斷地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想要從芯片市場賺一筆快錢,必須抓住機會,不能猶豫。

芯片私下交易興盛的一大背景,源于國內汽車行業面臨的缺芯、減產的現實困局。今年5到9月,國內汽車行業連續5個月產銷量同比下降,基于此,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陳斌近日表示,按此推測,全年國內汽車產銷量有可能減產約200萬輛。

10月15日,全球最大的汽車生產廠商豐田汽車官方稱,受汽車芯片不足影響,公司將在11月減產,相較于此前的生產計劃減少10萬到15萬輛之間,其預計11月公司的全球產量僅為85萬至90萬輛之間。

值得注意的是,豐田對于11月的生產計劃相較于今年9月和10月已有好轉。數據顯示,9月至10月豐田汽車的全球產量約在50萬至60萬輛之間。

整車廠缺芯,芯片“黑市”價格水漲船高。據相關媒體報道,博世ESP(車身穩定系統)芯片的黑市價漲了300倍,理想汽車購買的駐車芯片價格漲了800倍。更為戲劇性的是,有汽車高管透露,一些交易過程類似于電影中的情節,賣家將買家拉到一個陌生的寫字樓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不過,理想汽車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信息不屬實。理想汽車確實努力地在芯片缺少的情況下盡全力保證芯片供應,在現在這個芯片供應緊張的情況下,各家車企都會選擇在正規渠道購買現貨芯片來保證供應,是一個很正常的行業行為。”

“幾百倍有點夸張了,幾倍是有的,所有芯片翻800倍,車都要翻幾倍了。”蘇州寶俐士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位芯片銷售人員表示,ESP32-D0WDQ6(一種車身穩定系統芯片型號)的價格大概在18到19元左右。這個價格與上述博世ESP芯片9月中旬的黑市價格相比,有著巨大的差距。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也提出了質疑:“漲價800倍是夸大了的。若有這么高的利潤空間,車企不必造車,只要囤積芯片就好,政府也早該下手整頓市場秩序了。黑市價格很高,個別緊俏芯片可能漲價10倍左右。”

不過,也有汽車供應鏈人士認為芯片價格被爆炒的情況可能存在。博世中國副總裁蔣健在接受包括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傳統汽車大廠由于對芯片需求量大,一般不會這么做,但不排除一些車輛銷量較少的新勢力車企在芯片特別短缺的情況下,偶爾以超出市場價數百倍的價格采購一些芯片。

“芯荒”究竟緩解與否

實際上,對于芯片短缺問題,行業曾在去年樂觀地作出預測,去年底將會得到緩解。但從真實發展形勢來看,直到今年芯片短缺的情況不僅沒緩解反而變得更為加劇。

今年9月的德國慕尼黑車展上,寶馬、大眾集團、雷諾等公司的高管預測,芯片半導體供應問題會持續到2022年,甚至有公司預測,將會進一步持續到2023年才能緩解。

從近期的情況看,好的跡象也在發生。隨著馬來西亞疫情的緩解,當地的芯片封測廠已經開始陸續恢復作業。在行業人士看來,全球汽車市場的芯片短缺已經度過了“至暗時刻”。

10月16日,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在個人微信公眾號發布文章稱,“汽車芯片供給最黑暗期已經過去,預計未來幾個月的汽車產銷是會不斷走強的。”從10月前10天的數據看,國內乘用車零售的表現已經明顯改善,10月的芯片供給會明顯好于9月。

還有更多的行業從業者也有同感。作為全球第六大芯片供應商,博世對芯片市場的變化非常敏感。近日,多位博世高管對外表示,8月全球汽車芯片市場的缺口最大達到了80%,9月稍有好轉,10月缺口已縮小至50%。

紫光國微副總裁蘇琳琳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在過去的一年,汽車芯片短缺造成的價格提升,刺激了芯片廠對汽車芯片的投入。隨著市場機制的調節,現在的產能確實已經有一些提升了,很多細分種類的缺貨都得到了緩解。

據了解,在芯片短缺問題出現之前,由于傳統汽車行業對芯片需求量小、技術要求高、供應要求苛刻等原因,汽車芯片對于很多芯片公司來說并不具備較強的吸引力,這也讓其在芯片公司的戰略規劃中顯得有些無足輕重。如今,隨著國家在政策層面對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認可和政策指引,一些芯片公司將汽車芯片供應得到了較高的戰略地位。

“現在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芯片公司把汽車芯片作為下一步的增長戰略板塊業務大力發展。雖然目前有個別細分品類還是缺貨比較嚴重,比如雷達、電源芯片等。但市場的調節、政策的指引與芯片產業界的戰略投入,都將持續給汽車芯片缺貨帶來很大的改善。”蘇琳琳表示。

芯片自供出路何在

自去年年中以來,行業里不斷出現長安汽車等車企高管到芯片廠門口蹲點要求供貨的事情。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也在微博哭訴“抽芯斷供更苦”,理想汽車更是因為芯片短缺,使其第三季度銷量受到了影響。而現在,汽車芯片的黑市交易行為四起。

經濟觀察報記者注意到,國家已經出手懲治利用芯片供需失衡借機哄抬芯片價格的行為。9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上海鍥特電子有限公司、上海誠勝實業有限公司、深圳市譽暢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車芯片經銷企業哄抬汽車芯片價格行為共處250萬元人民幣罰款。

有行業觀點分析指出,懲治哄抬價格的行為有利于規范行業秩序,但要真正從根源上解決芯片短缺問題,還需要更多的措施。

“芯片問題的解決不是短期的一蹴而就的問題,它是一個長期的核心器件能力體系和產業生態的問題,這個事不是說我花多少錢快速的投入,用六個月或者一年時間就能解決的。”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秘書長原程寅表示。

事實上,自去年底以來,就不斷有上汽、廣汽等車企集團的高管呼吁,解決芯片自供問題需要“政企聯合”。這些集團高管認為,政府要有一個相對穩定的政策和路線方針來指引,給所有的行業參與者一個明確的信心和正向的信號。而企業方面,由于汽車芯片從開發到上車應用周期非常長,需要上下游企業之間緊密配合才能做好。

原誠寅對此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下游的企業要對自主的芯片企業抱積極的支持態度,不能簡單的用價格或者商業評測依據去衡量到底用誰的芯片;而與上游芯片制造商要拿出決心投入汽車芯片,盡管它的制造工藝不難,但是對于可靠性、安全性的要求比傳統的工業級或者消費級芯片要高。

據記者了解,目前,比亞迪、東風汽車旗下的智芯半導體等企業都開始搭建自己的芯片生產線,應對國產芯片不足的現狀。不過,這些國產芯片主要集中在IGBT(功率轉化芯片)方面,涉及MCU(功能芯片)和傳感器芯片的產品供應存在較大缺口。此外,吉利、長城等企業涉足中控芯片的研發,其中吉利的中控芯片要等到2023年才能搭載。

如何把汽車芯片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形成一個產業鏈的合作體系,目前行業上下游企業已經開始進行探討和行動。據了解,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正在以行業機構的身份,嘗試著把汽車芯片上下游企業聯動起來,讓上游、下游在同一個平臺上有效溝通、高效協同,形成一個跨界融合、共生共贏的體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關注汽車產業發展,報道產業轉型、車企動向等,對造車新勢力、國內品牌關注較多,擅長現場采訪等報道。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