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的WiFi終于要普及了 但還需要解決這些問題

沈怡然2021-10-18 22:2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沈怡然 為了讓旅客能在飛機上發郵件、聊微信、刷視頻,中國的航空公司、電信運營商、互聯網企業正共同推進機上WiFi的普及,并且已經到了“臨門一腳”的階段。

中國民航局專家庫專家謝鷹表示,當前,中國國航已經全面實現了客艙局域網的部署,東方航空也形成了一個航空互聯網的機隊,更多的航空公司開始進行技術方案上的最后抉擇。

一些互聯網企業開始在航空業展開運營,由騰訊、海航、多尼卡等合資成立的飛享互聯公司,正在幫航司客艙進行數字化的改裝,今年預計改裝100架-140架飛機。而更多投資人展開了商業的想象和布局:一個封閉機艙的場景里面,互聯網的價值到底有多少?

機上WiFi正在成為消費升級和國潮升級的一個必爭之地,因為民航面對著中國最高凈值的人群,機上時間對旅客在時間上和空間上都是有獨占性的。而國家引導機上WiFi的發展,背后也有一個更大的命題:當5G、AI、大數據、云計算等數字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該如何賦能給航空這樣的傳統產業。

巨大的市場和旅客的意愿

從用戶角度,機上WiFi就是在飛機上完成即時通訊,可以聊微信、發圖片語音、跟外界聯系。在這方面,中國的普及率是遠遠低于世界水平的。截至目前,美國已經有80%的飛機覆蓋了互聯網,中國只有不到5%。

據中國民航局發布的《2020年民航行業發展統計公報》,國內有20家航空公司的654架飛機能夠為旅客提供客艙網絡服務,其中,11家航空公司的213架飛機同時具備了空中接入互聯網能力。

謝鷹表示,一直以來,航空的地空通信的控制臺與飛行員之間采用了一些語音通話技術,這項技術仍然停留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航空業追求穩定,只要能用、不輕易更換。但另一方面,通信的技術是追求效率的,已經從1G到5G,相反,航空的傳輸速率還停留在K字節的水平。

但是,國內的發展潛力高于國外,中國有最大的互聯網產業,中國“低頭族”的數量也遠高于美國和歐洲。飛享互聯航空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下稱“飛享互聯”)董事長劉伯恒表示,曾做過一個乘客需求調研,數據顯示98%的用戶是需要機上上網的,如果有條件,86%的用戶會優先選擇機上WiFi。飛享互聯成立于2020年5月,專注于航空數字化建設與運營,由騰訊、海航、多尼卡等合資成立。

進一步看,付費意愿更能顯示出乘客的需求。

劉伯恒說,“調研顯示, 有63.1%的乘客是愿意對此付費的,這一點出乎我們意料,因為中國互聯網很多市場的規則是免費的”。

劉伯恒表示,從歐美國家已經推行的案例來看,付費意愿是良好的。不同航段付費意愿是不同,比如國內2-3小時的航程,乘客愿意付39元以下的費用;3-6小時,愿意付59元以下費用;12小時,愿意付79-99元的費用。

劉伯恒表示,在剛剛推行的階段,一些航空公司是選擇免費的,但機上WiFi涉及巨大的成本投入,是否永久免費仍然是行業正在衡量的一個問題。一個設想是,對前艙、頭等艙、白金卡乘客直接免費,對后艙的一部分乘客收費,或者通過做一些任務、廣告置換等,間接地免費。

兩種技術的選擇

機上WiFi的實現,目前在通信技術上有兩種方案,衛星方案和地空方案。簡單說,一個是以衛星為中繼,地面站把信息傳遞給衛星,衛星接收后再轉發給飛機,適合遠程航線、跨國航線;另一個是在地面建設能夠覆蓋天空的專用基站,由飛機上的天線接收來自地面基站的信號,這種適合較長的國內航線。

中國移動交通BU總經理嚴茂勝表示,衛星方案適合以寬體機為主的遠程航線、跨國航班,這種航線在地面建基站的難度很大。地空方案適合國土面積比較大、國內航線較長、地面又具備網絡建設條件的區域,相比之下,后一種更適合中國。

嚴茂勝表示,對于中國市場來講,空地通信是一種高帶寬、高速率、性價比更高的解決方案。因為衛星本身的壽命、帶寬,仍然是受限的,衛星作為基站成本也更高。

中國移動對兩種方案都在嘗試,目前衛星方案屬于試點階段。2014-2017年,中國移動、中國國航配合中國民航局,在京蓉、京滬、京廣三條航線的地面,部署了52個4G ATG(Air To Ground地對空方案)基站,開展寬帶互聯網的驗證,后中國商飛在東營做了國產大飛機的4G ATG實驗,網絡實測峰值速率約100兆。

5G以來,中國移動也在推動5G ATG的建設,在一些航線上選擇部分基站做改造。嚴茂勝表示,已經測到峰值速率有200兆,雖然和1G的理論峰值相比有差距,但目前來看,也是能滿足機上網絡需求。

但是,地空通信的商業化資質,目前尚未獲得工信部的批準。嚴茂勝表示,從技術上說,5G ATG已經成熟了,如果審批流程過了之后,應該可以迅速的推廣。

另外,在商業協作上,地空通信比衛星通信更復雜。這是一項跨界的生意,需要航空公司、電信運營商、互聯網公司,以及機載航電企業的配合。其中涉及到經驗、文化的差異,比如互聯網追求創新和快速,而航空追求的是穩定和不變。

謝鷹表示,但實際上,業內普遍面臨著一個技術選擇的障礙,就是不知該走哪條路。其實疫情期間,很多飛機是有機會去進行改良的,但除了中國國航明確要進行改裝外,更多航空公司并沒有做出非常清晰的抉擇。

謝鷹表示,因為國外的成熟方案以衛星通信為主,成本昂貴。同時,國內地空通信的方案面臨著官方的審批,一些政策還沒有完全突破。

商業的價值

據IHS咨詢公司預計,到2022年全球一半的商用飛機將提供無線網絡服務。Inmarsat與倫敦政經(LSE)聯合進行的一項研究預測,到2035年,互聯飛機將覆蓋全球,這將催生約1300億美元的新市場。

國華基金副總經理陸華表示,第一步通過場景Wifi的方式,培養中國乘客在旅行中連接的習慣,然后把更多把相應的內容帶進去。機上Wifi把內容從傳統的紙質媒體,變為電子媒體,對廣告、娛樂、游戲、電影,帶來了更多的投資機會。國華衛星應用產業基金是由航天科技集團和地方國資共同設立,專業投資衛星應用的產業基金。

賽領資本董事總經理朱巧明表示,從投資人的邏輯來看,移動互聯網和手機把人連在一起,釋放了人的生產力,航空又有龐大的用戶量,必然是一個非常寬的賽道。這里會吸引電商、游戲等一系列內容的提供商,也會產生支付系統,形成一個金融的屬性,具備支付和金融屬

性,企業布局的空間就很大,雖然國家對金融有一定的管控,但是,并不妨礙一個企業會在這里獲得非常高的估值。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關注硬科技領域,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無人機、虛擬現實(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領域。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發現前沿技術、發展趨勢投資價值。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