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進入岸田時代

近藤大介2021-10-18 16:09

(圖片來源:IC Photo)

【東瀛視角】

近藤大介/文

“我的內閣是新時代共創內閣”。

岸田文雄(64歲),于2021年10月4日取代菅義偉,成為了日本第100任首相。在當天召開的記者會上。他這樣介紹自己的新內閣。那天他倡議了三個重要項目:控制疫情,新型資本主義,外交安保。他說自己的內閣會認真執政,讓國民獲得有信賴感和共感的政治。關于中國,他說中國是日本的鄰國,最大的貿易伙伴,重要的國家,要繼續溝通。

今年9月3日,“不受歡迎”的菅義偉首相突然宣布辭職。自民黨隨即于9月29日舉行了新任總裁選舉。疫苗擔當相河野太郎和前外相岸田文雄激烈競爭。最終,岸田文雄戰勝了河野太郎。

其實,岸田文雄獲勝的最重要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河野太郎的性格不好。在我看來,河野太郎是一個可以被比作富士山的政治家。眾所周知,富士山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山,無論從哪個角度遙望,富士山都美不勝收。但如果走上富士山,一路上都是垃圾,臟亂不堪。

同樣的道理,如果在電視上聽河野太郎的演講,也許很多人都會成為這位“優秀政治家”的粉絲。但是,和他走的越近,就越會因為他的暴戾和任性而卻步。所以,在自民黨的國會議員中,河野太郎幾乎沒有什么“朋友”。不僅如此,他雖然屬于自民黨“八大派系”中的“麻生派”,但自麻生太郎以下的派內干部都把選票投給了岸田文雄。

如果也給岸田文雄一個類比的話,我覺得他非常像洗碗時使用的海綿。在偌大的廚房里,海綿并不顯眼,但它會不斷吸收洗滌劑和水,讓各類餐具都變干凈。到去年為止,岸田文雄的口號一直是“領導者是為了讓人發光而存在”。真可謂是個名副其實的“海綿政治家”。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一個事實,那就是在被多次使用之后,海綿會變臟,然后被消無聲息的扔掉。

如果用日本的盟國美國的政治家來比喻的話,河野太郎是“日本版的特朗普”,岸田文雄是“日本版的拜登”。在去年秋天舉行的美國大選中,候選人拜登反復強調的是“團隊的力量”。在本次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岸田文雄同樣強調“團隊力”和“傾聽力”。而河野太郎和特朗普一樣,屬于“獨斷專行型”的政治家,岸田會通過間接批評對手等方式,來提升自己的支持率。所以,國民支持河野太郎,自民黨的政治家們支持岸田文雄。

岸田勝利的第二個原因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第5次高峰的結束。在菅義偉宣布不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的9月3日,日本全國的新增病例數達到了16738例。之后,每日逐漸減少。到9月29日自民黨總裁選舉當天,新增病例數已經減少到了1986例。兩天后的10月1日,持續了很長時間的緊急事態宣言也得以解除。

也就是說,日本從“亂世”回到了“平日”。這樣一來,比起“有行動力的河野”,“有傾聽力的岸田”似乎就更適合了。

去年9月,在安倍晉三宣布卸任日本首相之后,岸田文雄第一次參加了自民黨總裁選舉,但以大比分輸給了候選人菅義偉。事后,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岸田VISION》,其中有一節回顧了自己的半生。

岸田文雄出生于1957年,是家里4個孩子中的大哥。他的祖父岸田正記和父親岸田文武都是國會議員,父親在成為議員之前是經濟產業省的官員。在他6歲到9歲的時候,因為父親在紐約的JETRO(日本貿易振興機構)工作,所以他在紐約讀了3年的小學?;貒x完小學和初中之后,進入了日本最有名的“升學王牌”學校——東京開成高中。

開成高中的大概一半學生都會考入日本最著名的大學東京大學。但是岸田文雄連續3年考試失利,最終還是進入了早稻田大學。在他的家族中,父親、叔叔、姑母的丈夫以及姑父的哥哥(日本前首相宮澤喜一)等親戚大多畢業于東京大學,只有自己三次落榜。這是岸田文雄遭遇的人生第一次挫折。

1982年,岸田文雄從早稻田大學畢業后,進入日本長期信用銀行工作。5年后,他成為了自己父親的秘書。1992年,年僅65歲的父親突然去世。在第二年舉行的總選舉中,他繼承了父親的遺志,在廣島選區成功當選眾議院議員,并在此后連續9次當選。

2012年末,和岸田文雄同在1993年當選眾議院議員的安倍晉三就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被提拔為外務大臣,任職4年零7個月。在其擔任外務大臣期間的一位下屬官員曾這樣評價岸田文雄:

“用一句話來概括的話,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演員。在和其他國家的外長會談之前,我們會提醒他‘這個部分需要特別強調’、‘如果對方說這樣的話,請用嚴厲的口吻說NO’等等。會談時,他就會像一位一流的演員一樣,展現出了最好的‘演技’。”

據說岸田文雄擔任外務大臣期間,唯一表現出強烈堅持的就是核武器問題。這與他出身在遭受過原子彈轟炸的廣島有關。2016年,他提議將G7伊勢志摩峰會外長會議的舉辦地設在廣島,并成功促成時任美國首相的奧巴馬于5月27日訪問廣島。這次訪問成為了美國總統對被原子彈奪走118661條生命的廣島進行的首次訪問。

去年9月,安倍晉三卸任首相之后,岸田文雄成為自民黨總裁的候選人。但如前所述,他與成功相隔十萬八千里。這成為了他人生的第二次挫折。

在今年8、9月末菅義偉總裁任期即將結束時,岸田文雄第一個宣布自己將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并在當時的公約中提出,要開除被稱為“自民黨領袖”的干事長二階俊博。據說,這是在其與“2A”(安倍晉三前首相和麻生太郎副總理兼財務相)事先溝通之后確定的公約。因此,自民黨內部一片驚呼“羊變成了狼了”。

讀完了岸田文雄的自傳,我再次意識到,從出生在一個富裕家庭一直到現在,在這64年里,他可謂一路順風順水,還和夫人裕子有三個優秀的兒子。如果非要說挫折的話,也就只有東京大學落榜,以及在去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失敗而已。

如果一個人的人生真的非常美滿幸福,那么無論是什么事情,他都會基于“人性本善說”來思考。也就是說,人是以行善為前提進行思考和行動。所以,他不會“憎恨他人”或“情緒激動”,進而不會“樹敵”。“在自民黨內沒有敵人”恰好在岸田文雄的這次勝利中,發揮了的重大的作用。

但眾所周知,世界絕不是按照“人性本善說”運轉的。“人性本惡說”才是全球通用的常識。因此,“岸田外交”多少會讓人感到一絲不安。

我們暫且把“岸田外交”看做是“拜登外交”的微縮版。外交方面,留任的外務大臣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與官房長官松野博一等“岸田組”的成員一起辦公。

廣島原本就是一個左派勢力非常強大的地區,岸田文雄自身的性格以及自民黨非右派派系“宏池會”等諸多因素,勢必決定了岸田文雄不可能成為右派政治家。他也絕對沒有勇氣跟著同盟國美國參加武力活動,自然也就無法進行修憲。換句話說,他和美國總統拜登一樣,都屬于“不喜歡爭斗”的類型。

經濟方面,他提出了“新型資本主義”、“令和版收入倍增計劃”、“成長和分配的好循環”等倡議。但是具體的內容還不太清楚。

岸田文雄政權有可能實現長期執政嗎?如果今后日本能夠長期保持“和平穩定”狀態的話,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日本的傳染病學專家們一致預測:今年冬天,新冠疫情第6次高峰一定會強勢來襲。也就是說,“亂世”將在幾個月之后到來。如果日本處于“亂世”,岸田文雄政權不拿手采取積極果斷的行動,那么他也可能“下一個菅義偉”了。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