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是下任日本首相

近藤大介2021-09-16 17:02

(日本的報紙上刊登著菅義偉退選的消息   IC Photo)

【東瀛視角】

近藤大介/文

此前,在我見某日本前首相的過程中,他回答了兩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第一,作為日本的最高權力者,您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樣的呢?

對于這個問題,他深有感觸地回答道:

“這個嘛……在國會宣布由我新任日本首相之后,我坐上了一輛豪華轎車,前往隔壁的首相官邸。到達后,我走進了首相辦公室,坐在了辦公桌后面的椅子上。那一刻,我百感交集,眼淚奪眶而出。為了這個時刻,我步入政壇,數十年如一日勤奮工作,認真積累職業履歷?,F在,我付出的一切終于得到了回報。這種心情大概和運動員奪得奧運金牌時的心情一樣吧。

接下來,我開始以首相的身份處理各種政務。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切的體會到了大權在握的感覺。全日本范圍內,無論我走到哪里,所有人都會向我低頭,每天從早到晚。

仔細想想,在這個世界上,能讓日本首相低頭的人,只有兩位。一位是天皇。但是天皇大多數時間都呆在皇居,偶爾才會和我見面。另一位是美國總統。不瞞你說,在成為首相之前,我從來沒有感覺到,白宮對日本的影響力竟有如此之大。

說說內閣支持率吧,所有政權的支持率都會在政權成立的第一天記錄最高點,然后,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下降。到了執政的后半期,內閣支持率越來越低,社會各界的批評之聲不絕于耳。有一天,我好像著了魔一樣,在心里反復對自己說:我想在首相的位子上多坐一會,哪怕多坐一天也好。只要讓我繼續當首相,即使發生了天災地變,讓日本滅國了也沒關系……人對權力的欲望真是愚蠢至極。”

第二,在有望成為日本首相的政治家身上,有沒有一些共同點?

對于這個問題,他做出了如下的回答。

“日本有近500位眾議院議員,這其中只有很少幾個人有可能成為日本首相。這幾個人的共同點是:首先,擁有強烈的好運氣。換句話說,即使能力和人望都出類拔萃,少了運氣這一環,就注定和首相寶座無緣。

其次,成為首相的政治家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有明確的政治目標政策,為了實現這個政策而成為首相的政治家。比如說,想把國家鐵路和電信電話公司民營化的中曾根康弘,以郵政民營化為目標的小泉純一郎,以及最近以修改憲法為目標的安倍晉三都屬于這一類。

另一類是把坐上首相寶座這件事當作終極目標的政治家。前首相鈴木善幸、竹下登、小淵惠三等人,以及這個世紀的福田康夫、麻生太郎等都屬于這一類。

在以上兩類政治家之中,后者很難長期執政。因為他一旦坐上了首相寶座,就實現了人生終極目標。就像一些獲得了奧運金牌的運動員一樣,奧運會結束后根本無法投入到下一階段的訓練中去。另外,后者擔任‘和平時的首相’還可以,如果在危機時期擔任首相,那日本可就生死未卜了……”

9月3日,日本發生了一場“政變”。我再次細細回味了這位前首相的兩段“箴言”。

日本現任首相菅義偉,他看上去很像“只要自己能在首相寶座上多坐一天,日本天崩地裂也沒關系”這一類的政治家。

所以,在實現了“榮登首相大寶”這個人生終極目標之后,他找不到下一個目標,自然就無法發揮強大的領導能力。而且,眾所周知,菅義偉繼任日本首相的時候,正好是新冠病毒肆虐的“非常時期”。

考慮到以上種種因素,對于任期剛滿一年的菅義偉來說,這個月就是他擔任日本最高權力者這一“最重職位”的極限時間。用馬拉松來比喻的話就是,他再也跑不動了。

一般來說,身兼日本首相和自民黨總裁的人擁有“三項權力”。第一項是自民黨候選人的“公推權”。

日本眾議院選舉將圍繞全國289個“小選舉區”展開。每一個小選舉區基本上只能有一個人當選。也就是說,成為執政黨自民黨的公推候選人的人,就已經進入了“決賽”,要和另外一個在野黨共同候選人展開“決戰”。

那么,由誰來決定自民黨的公推候選人呢? 這個人就是自民黨的最高權力者——自民黨總裁。在日本,自民黨總裁實際上就是首相。

但在去年9月,把當時內閣官房長官的菅義偉推上首相及自民黨總裁寶座的是自民黨二號人物、干事長二階俊博。為此,菅義偉一直在二階俊博面前抬不起頭來。所以,“公推權”實際上掌握在了二階俊博的手里。

第二項權力是“人事權”。如果菅義偉想要在9月29日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再次當選,那么他必須要得到自民黨8大派系中最大的派系“細田派”(即安倍派)96人和第二派系“麻生派”54人的選票。如果想得到這些人的選票,他就必須對“細田派”的領導人、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和“麻生派”的領導人、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言聽計從。但是,據說安倍和麻生開出的條件是“干掉”他們兩人共同的敵人二階俊博。

于是,菅義偉于9月6日懷著“揮淚斬馬謖”的心情,宣布解除二階俊博自民黨干事長的職務,并即刻通知了二階本人。但是,連鎖問題隨即產生,黨內沒有繼任干事長的人選。菅義偉已經如此不得人心,試問還有哪個政治家想要成為二號人物。于是,菅義偉又失去了 “人事權”的行使權。

最后一項權力是“解散權”。日本憲法規定,眾議院的任期為4年,但首相可以在4年任期內的任意時間解散眾議院,并舉行總選舉。也就是說,首相可以在自己最有利的時候進行這一番操作,在選舉中打算獲勝。實際上,前首相安倍晉三就是用這個方法在國會選舉中取得了6連勝。

然而,菅義偉認為,如果在疫情蔓延的時候舉行大選,無疑會輸得一敗涂地,所以這一年一直糾結。但是,今年10月21日眾議院任期屆滿的日子日益臨近。在此之前,如果他不解散眾議院,眾議院任期屆滿后,就會自動舉行總選舉。

心急如焚的菅義偉打算在9月中旬解散眾議院。但是,自民黨于今年8月秘密進行的選舉調查結果顯示:如果仍然由菅義偉參加總選舉的話,目前在眾議院465個議席中擁有276席的自民黨,也有可能會下降至200席左右,從而導致自民黨敗給在野黨。與此同時,減少的70多席中的最多部分會在“細田派”(即安倍派)中產生。

因此,安倍晉三命令菅義偉,絕對不要解散眾議院! 很顯然,安倍和麻生是同一戰線的盟友,菅義偉如果不遵從安倍的命令,斷然解散眾議院,他就立即成為了自民黨第一派系和第二派系的敵人,運營政權之類的事情,也會立即與自己再無關系。所以,菅義偉的“解散權”也被封禁了。

就這樣,“公推權”、“人事權”、“解散權”都被封禁的菅義偉可謂是萬事俱休。于是,9月3日,他在沒有和任何人商量的情況下,在自民黨黨內領導會議中宣布,放棄參加自民黨總裁換屆選舉。這相當于他放棄了日本首相的寶座。一個并沒有首相器量的政治家能當上首相,這原本是一出悲劇,最后竟然鬧出了一些喜劇的味道。

那么,誰會在9月29日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獲勝,進而成為日本新任首相呢? 以我的淺見,目前,現年58歲的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的可能性最大。

第一個原因是自民黨傳統的“鐘擺原理”。自民黨之所以能夠實現長期執政,是因為每當不受歡迎的首相卸任,自民黨會選出與前任風格完全不同的繼任者候選人,從而達到所謂的前后平衡。在這次的候選人中,與菅義偉風格差距最大的就是河野太郎。年齡相對較小,受年輕人歡迎,非常了解IT和數碼產業,會用自己的語言對外傳達信息。

第二個原因是預計于今年10月或11月即將舉行的總選舉日益臨近。如果沒有總選舉,“老大”安倍和麻生也可以決定下任首相的人選。但是,在總選舉迫近的當下,自民黨議員們首先考慮的是“由誰擔任黨首才能確保自己在選舉中獲勝”,才會把選票投給誰。就目前形式來看,最有望帶領自民黨勝出的第一人選就是河野太郎。

第三個原因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v觀所有候選人,最了解疫情情況的莫過于今年1月出任疫苗擔當大臣的河野太郎。

第四個原因在于河野太郎和他的祖父、日本前副總理河野一郎,以及他的父親、前眾議院議長、前自民黨總裁河野洋平的“三代夙愿”。 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曾距離首相的寶座僅僅一步之遙。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父親安倍晉太郎也曾經歷過類似的悲劇,所以當年的安倍晉三也得到了其他議員和全國黨員給出的“同情分”。

總結以上各方面的原因,河野太郎將會成為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的焦點人物之一,而他最強勁的對手,將會是現年64歲的前外相岸田文雄。當然,不管政客們如何角逐,日本國民只希望新任首相能夠盡快平息這場新冠疫情的風波?!?/p>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